北极圈的大范围海冰

p2原图

半夜饿醒(物理)激情产物

ooc炒饭

【夜的命名术观影体】2

【“你自己的儿子,你问我?他没生活费了,只能靠下棋给自己赚点小钱吃饭。



……


行,今天先陪昊昊过生日。”】


庆尘之前突然走掉的行为像是突然就得到了解释。


每天去找大爷下棋就是为了吃一口饭。


他才十七岁。


父亲显然是不关心他的,母亲也改嫁,这个家庭分崩离析后庆尘是最先被隔出去的


【电话的那一边还传来搓麻将的声音。


“我不要钱,”庆尘低声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找你们要过钱了。”


电话的那一边还传来搓麻将的声音


他不知道5小时58分钟后自己将迎接怎样的人生,他只知道,他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这是第一批时间行者穿越的时间。


庆尘感受到了一股幽怨的眼神。下意识望去才发现是南庚在盯着他…。


不是,为什么要这样啊,不该去想办法阻止这个自称“大北”的家伙,反而在这里等着揭他老底。报仇是吧,南庚辰你没了。


孙楚辞一行人默默的看着俩人大眼瞪小眼,其实小校长还挺活泼的…吧。


孙楚辞抹了一把脸装没看到。团子开始逐渐zard化了


李叔同看着庆尘那双瞪这南庚辰的眼神里流露出冤了吧唧和不可置信。


身体略有些抽搐,但是表情还是大义凛然的李叔同…


“自家徒弟在表世界惨了点,但自己把他捡回来了啊!没任由他被庆氏的老东西给拐跑了。”


【庆尘没法确定,他只能先做最坏的打算。


所以他必须在这倒计时走完之前,准备一些事情。


他在五金店买了钳子与铁锹,在粮油店买了一袋米和一袋面,以及食用盐


在药店买了几盒抗生素,在超市买了电池与手电筒、压缩饼干。


菜刀放在枕头下面,剔骨刀则放在床头柜上。


少年放弃了向父母寻求帮助。两分钟后,他默默的看着手里的观音菩萨吊坠。


两分钟后,他默默的看着手里的观音菩萨吊坠。】


“哥…你别笑了,别笑了”


为什么庆尘的想法如此清奇…。


一般人顶多做齐一相准备,有能力的会充分一些,当然还会有大部分人害怕、惊慌。


这众多时间行者中想到去求菩萨的还真只有庆尘一个。


李叔同的表情有些怪异,自己徒弟当年居然还干过这种事,不过…这应该也不在菩萨的业务内…


少年唯一能依靠的只剩下了自己,就连最后的求救都只能寄托在一个挂坠上了。


【母亲张婉芳的微信头像安安静静的,这让庆尘有一丝失落。


当然,也只是一丝罢


其实他并不埋怨母亲

………


因为这是正确的


庆尘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两个半小时,那自己应该做什么?


当他看到楼下停着的那辆熟悉的破二手摩托车,又听到二楼的搓麻将声……


然后拿起手机拨了110:“喂警察同志您好,我要举报JX区龙腾小区,17号楼2单元201室,有人聚众赌博。”】


一拍脑门,小鹰突然就明天白当时庆尘说的企业文化是啥意思了。真就我举报我的爹。


这是父愁者联盟崛起的一天。


看着南庚辰羡慕的眼神,庆尘在心里把“南父”的举报时间往前挪了挪。


要不要歇一会,虽然要冲业绩,但是我怕你哥之后报复…”


“咳,没有就是单纯的休息”


(疯狂暗示休息=哥哥)


抬眼撇了一下自己亲哥期待的表情。要不是他刚刚查找记忆的时候发现了昏过去时多出来的一小点,他估计要感动死了。


庆准:(心虚),我…刚刚就是皮了一下,你你你…还不是我给你捂的眼睛。


不动声色的从南庚辰头上拔了一根头发。


大北:我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我刚刚好像没提不能攻击啥的…算了自求多福吧,自己弟弟说啥也得宠着。


考虑到人还都在,而且也没到自己打算让哥哥登场的时候。


庆尘无视了南庚辰不解的眼神给头发丝内部来了点电,很快就变成了一撮浮灰


—————————

哎呀,不知不觉就到了周末。


下章暴更到拜师成功(给自己挖坑)

夜的命名术(1)

随缘更新

ooc,设定在前面

放假了主更

这里的幻羽,会一直是大羽的

———————

那怕和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来做对比庆尘觉得自己会更喜欢这个奇怪的黑白区域。


这里熟悉的感觉像是002禁忌之地的风一样抚慰这他,令他无比的安心,提不起一丝警惕,这相当反常


时间的概念无序的变化着如此模糊,庆尘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他的哥哥就这此处,只是和岁月融为了一体。


你好,我是来自规则之外的系统,可以叫我“大北


你位面的力量很强大,以至于我还没有准备好,你就醒过来了…这里有规则在庇护着你


周遭的场景飞速变化,庆尘身周的时间骤然减缓。


“闭上眼睛,这些没必要记住,会头疼的”那是庆准的声音。


虽然,我很赞同你的做法,但让他再睡一会儿会是更加明智的方式。


庆尘长张着嘴,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庆…氵”


“也对”庆准抬手就咔的一下敲在了庆尘的颈部把人给弄晕了过去。




再次睁眼时,周围的熟人多的让庆尘有了不好的预感。庆准的虚影在庆尘头顶晃晃悠悠的飘着。



南庚辰给他科普过,自从自己白昼之主的身份暴露后,就有一部分人在磕cp,其中内容繁多种类复杂,堪比表世界商场打折中的大爷大妈抢购的混乱程度


当时因为,南庚辰一向的不靠谱属性,以及实在不想让自己的记忆里混入奇怪的东西,就一直没管


不会吧,不会这么巧要开展表里世界大型社死体系中的经典场景了吧…


想到这里庆尘默默的闭上了刚刚睁开的眼睛,时间流速稍稍有点不稳,让他联想到某人笑的岔气的样子


“尘哥,尘哥你醒醒——”南庚辰的声音穿了过来,庆尘在心里嘀咕着——你尘哥并不想在这里醒过来。


好不容易整理好心态睁开眼,就看见隔壁桌陈羽在盯着他,正巧对视,俩人大眼瞪小眼,直到…周围人都陆陆续续醒过来意识到不对开始劝架为止。


我会按照要求,来播放一些关于庆尘同学~的经历。


为了我和你哥哥的KPI你就暂时牺牲一下吧!


庆尘沉默了,所以说 ,刚刚他是被打昏的吧…。真是冤种哥哥。


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开始摆烂


果然和你提庆准就是管…用


感受到了庆尘铺面而来的杀意

,和因为庆尘的杀意而开始散发杀意的庆准。卡了一下壳的大北“就很淦”


陈羽在一边看着,嘴角略微上扬,身周散发着喜闻乐见的气息,真不愧是骑士之子,晦气。zard相当兴奋。


李叔同吃瓜的热情高涨了起来…这真的是个合格的师父吗…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时间想的是吃瓜啊!还是自家徒弟的。


在庆尘的注视下,李叔同不但没有意识到不对,甚至还和大北要了个果盘。


众徒弟徒孙:“…”


“哎呀,不要那么在意啦,反正你哥哥在这你又不会真出什么事”李叔同嬉皮笑脸的看着面容肃穆死盯着他的庆尘说道


“师傅啊!您这么做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庆尘在一旁痛心疾首的看着自己不着调的师父


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师傅似乎知道庆准在场的细节


“总之,我们开始吧”显然大北并不看他们继续扯皮了。


【每天都要输给你20块钱!我上午刚从老李老张那里赢来20块钱,这会儿就全输给你了!”


你需要面子,我需要钱,很公平合理


老头嘟囔道:“但你这两天教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庆尘看了他一眼说:“不要这样说自己”】


此时一位老大爷体会到了未来骑士首领的晦气


这影片倒也不给庆尘留面子开头就是坑人的黑历史。


坑的还是位老大爷,老大爷还挺精神,吹胡子瞪眼的,却也没说什么。


倒是南庚辰挺担心他和他尘哥的被曝出来会让庆尘不好受。但庆尘仿佛放弃抵抗般抬着头,像是在看什么东西。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断干净了


南庚辰:“…”也不是因为怕被说惨…一边想一边为庆国忠默默的点了根蜡…


【他知道庆尘是高二学生,今天周二,所以两条街外的十三中这时候应该正在晚自习。


庆尘想了想回答道:“我在等人。”


老人顺着庆尘的视线望过去,正巧看到一对夫妻牵着一个小男孩走来


灰蒙蒙的世界也挡不住三人身上的喜悦神色,庆尘转身就走


庆尘要等的人来了,但他又不想等了。】


李叔同的眼睛微微的眯着,这三个人显然就是庆尘的家人,但能让连和自己提条件都能不提就不提的徒弟迫于生计去赚一个老大爷的钱,这爹妈显然不称职。


在场大多数人都多多少少对庆尘有了解,这少年甚少出现这种反常。


虽然此时还很青涩,但能让庆尘逃课,还专门等着的人。只是庆尘身周的孤独和欢声笑语的家庭显得格格不入,和庆尘做比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